新都资讯网

首页 > 正文

专访比特大陆产品负责人杨鑫:矿机技术门槛比资金门槛要高得多

www.hufguf.com2020-01-24

上亿的电影流媒体费用只是一个小门槛,人才是最昂贵的。

3月29日下午,Bitland宣布,搭载第二代7纳米芯片的蚂蚁矿新系列S17将于4月9日正式发布,一经发布即可上市。

与采矿机器发布后的前两个月相比,比特大陆公司为满足丰富的采矿用水需求做出了大量努力。

苦地官员宣布后仅仅五个小时,贾楠云志也宣布阿瓦隆新一代比特币采矿机A10系列产品即将亮相。

像其他芯片领域一样,采矿机器的竞争也是一场时间赛跑。如果有一个小错误,市场可能被竞争对手的优秀新产品占据。

回顾世界各地出现的10多家采矿机械制造商,仍有少数是不可战胜的。“所有的竞争失败都是技能低下的人,”比特大陆产品主管杨鑫说。

在生产这片油田的采矿机器前,不断有新玩家渴望尝试。然而,杨鑫认为,世界上在计算芯片领域,尤其是数字现金专用芯片的研发方面,也存在人才短缺的问题。“人才是最贵的,这一行的技术门槛远远高于资本门槛。”杨鑫说。除了成熟的产品链,比特兰还系统地拥有高端R&D人才。这可能是他登上铁王座的护城河。S17新产品发布时,《星球日报》对杨鑫进行了独家采访。在采访中,他以自己的专业高度向我们展示了当前先进的7纳米芯片研发的过程和潜在价值,以及Bitland的技术理念。当然,我也回答了关于S17的各种问题。以下是采访的文字记录,享受:

S17让钱变得更快

今日日报:你去比特兰多久了,现在你的主要职责是什么?

杨鑫:快三年了。我最早负责Bitmainland嵌入式软件的相关工作。后来,他逐渐参与了采矿机软件和整个产品的开发,并最终负责所有产品的交付。从最早的芯片定义到芯片设计、验证、制造、认证,甚至客户支持,我负责整个过程。(注:嵌入式软件是操作系统,软件嵌入硬件)

今日星球日报:S17的特点和优势是什么?

杨鑫:首先,能源效率比低。现在比特币的电力份额已经很高了。因此,能效比率的大幅下降意味着成本的大幅下降,而成本的下降就是利润。

第二,表演很精彩。无论从能效比还是单位体积的计算力来看,这台新机器都有了很大的改进,这对那些在矿山投资很大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单位体积的计算力意味着一些采矿机械可以做大量的计算力,但大的机器就像冰箱,由两台机器组成,所以在相同体积下,其计算力不如S17。

今日星球日报:它是基于S15系列优化的,是基于S15迭代的吗?

杨鑫:作为第二代7纳米芯片,这显然是一个全新的迭代。仍然存在代沟(可以理解为质的飞跃),而不是简单的优化。

今日星球日报:S17系列的研发周期有多长?

杨鑫:很难说。因为我们的许多研发都是滚动研发,因为技术是十多种技术的组合,其中一些我们需要很早投资,另一些需要花一些时间在研发上,有些问题甚至需要在十天内解决。

今日星球日报:现在市场上最主流的是性价比高的S9。S17问世后,不会有很多人买它吗?

杨鑫:没有。在2016年,或者去年,S9绝对是最经济的采购。现在一定值得买一个新的。它能更有效地赚钱。

7纳米只有TSMC能制作

今日星球日报:采矿芯片,这个过程更强大吗?(注:制造工艺是指集成电路的精细程度。目前,单位是“纳米”。精度越高,“纳米”值越低,生产过程越先进

第二,整个产业链难以突破,导致产能不足。由于最早的130纳米芯片是一种先进技术,全世界十几家工厂都能够生产它。然而,当它迅速发展到55纳米和40纳米时,参与者的数量急剧减少。为什么?因为每一代人的开发成本都在急剧上升。如果制造商不能从中获利,他们将放弃这种技术竞争。

在当前的7纳米时代,世界上基本上只有一家公司,即TSMC,能够实现这一过程。老英特尔和小发猫在这方面没有成熟的技术。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逆转。在此之前,像英特尔和小发猫这样的公司仍然很强大。

今日星球日报:日常生活中有没有广泛使用的7纳米芯片产品?

杨鑫:事实上,它并没有被广泛使用。您可能只看到最先进的苹果手机或其他高端手机,其中一些核心芯片可能会被使用。也可以使用尼维迪亚的显卡或AMD的中央处理器。因为TSMC是唯一一家产能为7纳米的公司,该公司供不应求,尚未达到随处可见“白菜”的地步。

今日星球日报:上述问题是否阻碍了这种芯片的大规模使用?

杨鑫:是的,目前7纳米的问题主要受TSMC产能的限制。每个人都想使用它,但是TSMC的生产线已经满了,外面没有第二个家。这是唯一一个没有其他分支的,所以如果我想的话我不能用它。

我们和TSMC正在引进5纳米技术

今日星球日报:一款硬件产品有不同的阶段,从早期实验、成熟期到大规模应用期,你的7纳米已经发展到第二代。你认为它在哪个阶段?

杨鑫:我们产品的水平适合大规模促销阶段。只有在经历了从试生产到小批量生产,再到大规模生产的内部过程后,它才给予每个人。我们的存在不是为了给每个人提供实验产品,这是不可能的。

今日星球日报:有什么动力去开发下一代7纳米芯片吗?

杨鑫:从技术上来说,这没有尽头。它的下一代被称为5纳米技术,我们早在TSMC就跟进和开发了它。然而,从研发开始到投入使用,一项技术每年都会进行投资。根据情况,每一代人都不同。一些关键部件应该提前十年布置好。目前,5纳米和下一代新技术已在TSMC或上下游制造商中尽早研究,7纳米技术同时进行。但是当它可以用于大规模生产时,速度会越来越慢。因此,在不久的将来,7纳米应该仍然是最优选的。“计算芯片”的真正霸主只有几个“今日星球日报”:比特大陆采矿芯片的主要领域是什么?

杨鑫:信息技术有三个基础产业:存储、通信和计算。比特大陆芯片属于高性能计算领域。

今日星球日报:计算芯片的主要应用在哪里,在这个领域哪个制造商更有名?有多少采矿芯片制造商?

杨鑫:在计算领域只有少数真正的霸主,英特尔、AMD和英伟达。中国的许多超级计算机使用它们的芯片。比特大陆的超级计算机应该会进一步缩小这个领域。这是一种专门用于数字现金的超级计算机。像采矿芯片的制造商一样,世界上已经有十几家了。

今日星球日报:你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芯片开发过程吗?

杨鑫:芯片研发过程将简单地经历逻辑设计、模块设计和布局设计等阶段,完成后将移交给TSMC生产。逻辑设计是基于你想要达到的目标的算法设计。当它被实现为模块时,即物理设计时,它已经开始被转换为可以在空间结构上实现的门级电路。(注:门级,门指逻辑门,即逻辑设计中最低和最小的单元。这个级别的电路需要与物理设计相结合。)

但它必须与工厂的具体流程相结合。相同的设计在不同的工厂生产,成品也不同。工艺组合后形成的布局称为掩模,可用于生产或带出。

今日星球日报:芯片生产出来后呢?

杨鑫:TSMC生产加工后,芯片将在工厂密封测试。之后,代表工厂将芯片粘贴在工厂的电路板(即电阻、二极管、芯片等电子元件)上,然后在我们深圳的工厂组装成矿机。

“技术门槛通常比资本门槛高得多,”《今日星球日报》:你说全世界有10到20家采矿机器制造商。当这些采矿机器制造商消失时,他们的主要问题是什么?

杨鑫:采矿机械行业,或称区块链行业,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全球循环行业。坦率地说,所有的竞争(失败)都不如别人。这项技能不如人们的好。它指的是你的芯片设计、矿山机械设计、你的供应节奏,甚至是你能否顺利地将矿山机械交付给客户并帮助他们安装。这都是你的“技能”。为了在这个市场上站稳脚跟,我们必须在各方面都是最好的。因为赢家拿走了所有,当它在任何行业达到某个阶段时,只有一个头牌手和两三个幸存的公司,然后剩下的将被市场抛弃。

今日星球日报:在我看来,记忆产业已经发展了20多年,只剩下40到50年中的5年。现在,采矿芯片只有几年的历史。你觉得你已经达到这个阶段了吗?

杨鑫:差不多了。

今日星球日报:尽管目前制造商不多,但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新的采矿机器制造商加入进来。虽然他们的产品还没有发布,但会有传言。

杨鑫:是的,总有一些人想一次又一次地测试和尝试。他们不会放弃,直到他们尝试过。

今日星球日报:这个行业的门槛有多高?

杨鑫:对于这个门槛,工艺是一回事。集成电路设计技术的背后,有完整的生产、销售、交付等环节。整个产品链是门槛。第二个方面是天赋。即使现在中国大力支持集成电路产业,也很难招募到这样的人才。比特币芯片是计算领域的芯片,长期以来一直由英特尔、AMD和英伟达主导。中国在这一领域也相对缺乏人才,世界上也同样缺乏人才。如果我们能把这些高端人才聚集在一起,他自然会创造一个巨大的门槛。

今日星球日报:你在技术人才方面有什么优势?有什么定量指标可以说明?

杨鑫:也就是说,我们有所有R&D的人员。整个R&D人事系统是目前最完整、最高端的。详情请阅读我们的招股说明书。

今日星球日报:你会关注市场上的一些新玩家吗?我最近听说过尤塔和林扎。你听说过这些品牌吗?

杨鑫:从技术上讲,我们会注意各种各样的事情,但我们仍然以同样的方式交谈。一般来说,PPT采矿机将在早期被我们过滤掉。

今日星球日报:我经常听到人们把平板电脑的成本作为开发采矿机器的门槛。这个标准合理吗?

杨鑫:这是一个小门槛。从流媒体的角度来看,这是一次性费用。费用确实很高,但不会让那些大亨负担不起。例如,如果工行想这样做,很容易给钱和拍电影。但他没有这种天赋。人才应该是最昂贵的,技术门槛通常比资本门槛高得多。

最开心的事是听到“产品售完了”

今日星球日报:你通常的工作状态是什么?最快乐的时光和最艰难的时光分别是什么?

杨鑫:工作状态,还是很难(微笑)。

最快乐的时光是当我看到机器疯狂销售的时候。当市场(人事)催促我说“赶快多生产,卖完”。这时我非常高兴。我仍然很高兴我所做的得到认可。

今日星球日报:应该在2017年底到2018年上半年之间吗?

杨鑫:经常。我们总能玩得开心。

困难的时候,只是有时采矿机会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问题,或者是长时间、长时间的延迟,或者是更复杂、更难定位的现象,这在研发中也很常见。尽管此时每个人都会受到鼓励,但他们的心情仍然沉重。尤其是当涉及到不能通过熬夜解决的问题时,这是非常烦人的。

今日星球日报:会有这样一段时间我们不得不专注于

杨鑫:是的,这个州在这里很常见。为了让这东西尽可能好,很多东西都被一个接一个地挑选出来。从性能的角度来看,努力和积累达到你想要的价值分别是1%和1%。我们的研发同事付出了很多心血。

今日星球日报:你如何处理难以解决的问题,尤其是技术突破?

杨鑫:他们(部门员工)肯定会有他们,他们最终都会来找我,然后每个人都会一起解决问题。我也知道,世界上任何人都很难比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些事情。最初,这方面的工程师是从优秀企业中聚集而来的。他们自己的素质已经是最高的了。此外,他们对行业和产品的熟悉使得外界比我们更难理解这个行业。

来源:今日星球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