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都资讯网

首页 > 正文

高以翔身故事件映衬艺人从业寒冬

www.hufguf.com2020-03-05

《高以翔的死反映了艺术家在工作中的寒冬》本报记者万北京报道意外死亡后,浙江卫视于11月27日晚就之死发表声明,称的亲属已抵达宁波,节目组正配合家人及经纪团队,根据他们的意愿积极妥善处理后续事宜。

上述声明还称,事发时(凌晨1点30分左右),立即开始治疗,高以翔被紧急送往医院。对于此次事故造成的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,我们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。针对这一突发事件,我们将反思原因,全面检查节目录制的各个环节,做好节目安全保障工作。

11月28日上午,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演员工作委员会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出声音,提醒演员们要学会保护自己,拒绝过度疲劳的工作,并呼吁各制作部门的组织者尽量减少持续高强度的工作。

综艺节目是卫星电视台的重要收入来源。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创造“爆炸性的节目”,抓住有限的注意力,一些环节将设置得更加“激烈”。事故在户外竞技综艺节目中很常见。然而,在影视行业寒冷天气的背景下,不仅演员,节目制作团队的其他成员也在承受着持续的高强度工作。“危险的”竞技综艺

台湾演员高以翔出生于1984年。2006年,高以翔正式进入演艺圈,出演电视剧《爱情魔发师》。他主演的电视剧《遇见王沥川》在2016年开始流行,让更多人知道他。

11月27日中午,高以翔经纪公司捷星通信有限公司发表声明,确认高以翔在当天凌晨录制节目时突然晕倒。经过近三个小时的急救,35岁的高以翔去世了。

《追我吧》节目组随后在其官方微博上发表声明,称在录制第九个节目时,高以翔突然减速,跑步时摔倒。项目现场的医务人员对他进行了治疗,并将他送往医院,医院最终宣布了高以翔的心脏性猝死。

高以翔参与录制《追我吧》,浙江卫视2019年“全国首届城市夜景田径大赛”,从11月8日周五晚上开始,有陈伟霆、范成城、黄靖宇等多位艺术家参与,现已分三期播出。

该节目由浙江卫视战略发展中心副主任鲁浩执导。他是《奔跑吧兄弟》第一季和第二季(后来改名为《奔跑吧》)的导演之一。鲁浩早些时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这是一个“猫抓老鼠,狼抓羊的游戏”。高强度的比赛和对体能的高要求被认为是《追我吧》的亮点之一。

在节目中,嘉宾和艺术家分成两队进行比赛,“在‘你把我赶走’的硬核竞争氛围中突破身体极限,展现坚忍不拔、永不放弃的竞争精神”。在播出前的宣传片中,一些艺术家说,“这个节目真的迫使人们‘死亡’。

在前三个项目中,有70米爬坡和下坡。拍摄过程“非常累人”,是许多客人的共同经历。在第二个节目中,嘉宾邹市明出了事故,从平衡木上摔了下来,掉进了海洋球里。在几次试图站起来后,他说他的腿失去了知觉。之后,他完全沉入了海洋球。应主人的要求,工作人员把他拉了出来。负责安全保障的制作总监崔早前表示,安全保障团队在录制过程中制定了详细的安全保障措施,建立了安全管理理念、安全配置、消防设备、安全指南、安全防护、医疗保障、现场观众管理等一系列安全保障体系,有效保证了节目的顺利录制。

" 《追我吧》的专业性体现在工作人员对比赛的预测试、医疗队的现场待命、相关专业人员的预培训以及提供专业的调试服务

据《中国星跳跃》报道,浙江卫视的一位前综艺节目制作人表示,对于节目为何会在深夜录制,有必要提前做好准备,并协调好艺人的日程安排。此外,在线时间太紧,录音时间也太紧,“如果不熬夜,你就无法完成工作。”行业压力显而易见。

生存压力

前五名的卫星电视台是北京卫视、湖南卫视、上海东方卫视、浙江卫视和江苏卫视。

2019年初,浙江卫视人员发表的《真正男子汉》文章显示,浙江卫视在2008年进行了改版,并迅速从全国第八位跃升至省级卫视的“大本营”。

随着对演员工资和拍摄题材的严格控制,影视行业已经进入了冬天。2018年11月,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学节目管理的通知》,要求严格控制嘉宾薪酬。此外,对节目形式、内容和参与者也有相应的限制。

在2015年至2017年全国电视广告收入规模连续三年下降,广告资源更加集中在“海德卫星电视”目前的基准节目的背景下,文章认为传统电视必须专注于制作爆炸性节目,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优势。对于省级卫视来说,抢占有限注意力资源的战役迫在眉睫。

综艺节目是卫星电视台的重要收入来源。据统计,2018年中国品种市场规模约为331亿元,同比增长21.3%。

据九河数据分析,2019年上半年综艺节目广告市场规模接近220亿元,同比增长16.12%。

上述文章称,根据浙江卫视战略分析部的统计,浙江卫视约70%的收入来自综艺节目。浙江卫视各种综艺节目的收视率也位居榜首,但在2018年有所下降。

根据索福瑞提供的数据,2017年,浙江卫视占据了7大综艺节目中的5个。2018年上半年,浙江卫视的《了不起的挑战》 《王牌对王牌》节目在五大节目中排名第一和第四。

同样严峻的形势也出现在电影和电视公司。当影视剧冷的时候,影视剧公司就会把业务转向综艺节目的投资和运营,演员的生存空间就会被挤压。在没有戏剧可拍的情况下,综艺节目可能会成为无奈的选择。

根据《新京报》,2019年前三季度,全国共录制了646部电视剧,比去年同期的886部下降了27%。创纪录地拍摄和制作电视剧比去年同期减少了30%。

2019年前三季度,国内电影票房同比下降2.21%。由于去年电影投资的下降,高质量的新国产电影上映数量相对较少,前三季度国产电影票房同比下降11.54%。横店影视城开业率同比下降45%。

影视剧导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“这个行业的创业率正在下降,很多‘腰’演员已经有一两年没拍过电影了。”几天前,演员迪丽热巴在一个综艺节目中说,他已经有七八个月没有拍戏了。

在这种背景下,各方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艺术家的选择也被压缩,高强度的工作和录音过程日夜颠倒成为常态。值得注意的是,不仅艺术家,还有项目团队的其他成员都处于这种状态。

根据上面的文章,《浙江卫视标杆综艺打造路径的研究与解析》需要每人每天30,000步,最多90,000步。综艺节目主持人人均拥有30多个微信工作组,最多395人同时交流。综艺编辑每天早上9点到10点工作,最多连续工作56个小时。这在本文中被称为独创性和完美的“执行”。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